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人造岗石黄金时代的背后困境【热门新闻】

2022-12-07 来源:南安市农业机械网

人造岗石:黄金时代的背后困境

首先为大家分享一组数据:

近5年来,中国人造岗石产量由1亿平方米增长至2.5亿平方米,生产线由120条增长至270条,皆呈现翻倍以上的急速增长!

然而,一路高歌的产量与出货量并没有为岗石企业换来与之匹配的利润,相反,在看似大好的局势之下,却不断传出关停、退出的声音。

一面是市场释放出的高量需求,一面是伴随着日渐沉重的经营压力而倒下、退出的岗石企业,明面是黄金时代的这几年,国内岗石企业在经历着怎样的喜悦与阵痛?又该以怎样的姿态迎接未来?

乱象:价格战越打越烈

“按目前的形势来看,岗石市场的销量仍然处在上涨趋势,且国内岗石多为内销,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也几乎为零。在天然石材加工和贸易艰难前行的今天,岗石市场只会有越来越多竞争者加入。”贺州某岗石企业负责人王山如是说道。

看得见的广阔市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岗石产业大军,也将价格战的硝烟延续到这里。

“尽管2018年,我们每个月销量稳定在40万平左右,然而比起2015年初刚投产那会的10万平销量,这其中的利润却基本没有增长。”王山感叹道,“受行业竞争风气影响,想做出销量只能被迫降价。虽然设想过提价换取利润,但随之暴跌的销量让我们只得作罢。”

价格一降再降,利润空间越来越薄。在原材料及加工辅料不断上涨的情况下,分摊在岗石产品上的成本也水涨船高。2018年4月,作为岗石生产环节最重要的胶水,环氧树脂企业大部分将原料售价上调200~700元/吨不等,这对已深陷价格战的岗石企业来说,无疑又是一记暴击。

售价涨不上去,成本降不下来,这双重难题让贺州岗石企业们正经历着“冰火两重天”。表面红红火火的国内需求市场,繁华下则是深陷价格战泥沼,正遭遇利润寒冬的岗石企业。

贺州的今天,是国内岗石行业当下格局的缩影,同时也是整个行业陷入价格战的导火索。

受贺州岗石高速发展的冲击,国内其他岗石产区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近几年来,许多广东云浮、福建南安的岗石企业面临或已经倒闭、退出。“本来价格就没有优势,加上贺州碳酸钙原材料产区的成本优势压价,我们这边的岗石企业根本没有生存空间,不转型的只能无奈关门退出。”一位云浮岗石业的内人士如是说道。

同样,南安水头作为石材产业集群重镇,在过去几年的市场变幻中,剩余的岗石企业屈指可数。一方面,厂房面积限制了南安岗石企业的扩张步伐,而高达万元/亩的地价,令已是微利时代的岗石企业只能望而却步。另一方面,利润空间的压缩、贺州原料及政策的吸引,直接导致了南安岗石企业这次史上最大规模的迁徙。

而更大一部分南安岗石企业,在历史战略关口在转型或转移之间摇摆不定,最终实实在在受到贺州迅猛发展的冲击,最终被价格战直接拖入深渊,关停退出。

纵览:岗石行业环境的脆弱与无奈

事实上,除了斗得你死我活的价格战之外,产品严重同质化、长期忽视技术创新、加工产能利用率低等产业问题,也早已该摆上“明面”来共同探讨与改进。

早在2014年召开的第三次全国人造石行业发展研讨会发布的人造石调研报告中,行业协会对于人造石产业暴露的问题与反省,便已初见端倪。

报告原文写到,“我国绝大部分人造石企业生产设备较为落后,相当多的企业产品质量不高,一味依靠低价抢占市场,但也有少数企业的产品质量达到或接近国际水平,并在国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从总体上看,人造石材生产企业中具备产品研发能力的企业寥寥可数,大部分企业不具备产品研发能力、缺少专业的科研技术人员、从业人员普遍素质不高。”

然而时至今日,这份报告中所提及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回顾报告发布之时,正是岗石企业大军如雨后春笋般在贺州拔地而起的2014年。不断涌入的岗石企业,使得贺州岗石生产线一夜之间从0突破30大关,时至今日已达到120余条。

▲政策红利与资源优势下,越来越多岗石企业入驻贺州

在疯狂投产的背后,低水平建设跟风严重,相同的生产设备、无暇顾及的产品创新,导致贺州岗石产业产品纹路、性能、花色几乎一致,研发能力严重落后。

而产品同质化引起的蝴蝶效应,归根结底还是价格竞争。“产品形式创新拉不开差距,矿石原料、加工成本又相当透明,唯一能做的就是牺牲利润,降低售价来换取订单了。”这是王山的苦衷,也是许多岗石经营者的无奈之举。

此外,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了近年来贺州所遭遇的另一个难题——机台闲置,产能利用率低。

目前贺州岗石企业生产线2条为标配,而生产线的增加却没有停下脚步,部分企业会选择扩增至3条。业内人士提及,以单条生产线匹配10万平来算,增加后理论产量应达到30万平,但实际产量往往只能做到万平。新增的生产线只需增加万平月产量,换句话说,每个月有近20天时间机台处于停机闲置状态。

怎样的利益在推动着岗石经营者们去做这“得不偿失”的投资扩产?“国内岗石市场的淡旺季,直接导致了这种局面。没有谁愿意放弃旺季的高订单需求,只能硬着头皮增加产线,避免出现订单流失现象。”尤其在竞争日渐加剧的贺州,机台闲置的现象早已不是个例,而是岗石产业无法去除的顽疾。

对策:行业转型 他们正在路上

先说贺州。在连续几年不间断的同行冲击下,贺州岗石企业已经开始回归到产品本身的打磨与创新。

在坐拥碳酸钙原材料的优势下,贺州岗石企业将更多的精力转向提升产品质量,培育消费者口碑。此外,饱受诟病的无研发无创新的历史也被逐步打破。2018年,贺州万益岗石新增的岗石产品研发实验室和粉体研发实验室相继开工,通过加大技术研发投入,打造出更受终端消费者热爱的差异化产品,也为规避价格恶战提供了有效良方。

▲优质的碳酸钙矿山推动了贺州岗石产业的急速发展

联合举措之下,未来保持住价格优势、不断精进产品质量,贺州岗石产业还将开拓出更广阔的国内市场,迎来第二春。业内人士坦言,“中国岗石未来肯定还是得看贺州。”

有研究报告称,2013年以前的人造岗石市场份额,福建水头占了60%,广东云浮占30%。随着市场变幻、贺州崛起,原来在国内岗石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两位“昔日霸主”,近况如何?

云浮岗石产业在贺州异军突起的近5年里,实实在在地受到了猛烈的冲击。随着贺州量大价低的优势,云浮岗石产业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艰难适应期,许多岗石企业纷纷倒下,怨声载道。

但云浮岗石产业在摸索中找到了差异化的产品战略。如今,云浮市产出的岗石产品,在花色与纹路上已经十分区别于贺州产品,且凭借精致、定制化的产品路线,云浮岗石在家装背景墙、工程市场正发展得如火如荼。

目光拉回到福建南安,目前还在坚持的,正是已经转型成功或正在转型的岗石企业。随着2015年的贺州潮,水头大部分岗石企业将生产基地转移到贺州后,水头岗石企业逐步淡化生产功能,转而以市场销售为主,仅以力丰岗石、鹏翔实业、奥力岗石等为代表的数家岗石企业继续实施产销一体化经营。

▲鹏翔实业

▲奥力岗石

且南安也有一些“先天优势”。有别于贺州的原材料基础,南安地区的“先天优势”是岗石产业在南安发展多年积攒下的宝贵资源。优质的石材产业链,优质的工人、工艺,优质的供应商,在南安多年打拼下逐渐完善,成为南安尚存的本土岗石企业的重要优势。

以贺州为坐标一路向东,纵观云浮、南安,中国人造岗石产业在阵痛期之后正迎来以创新技术为主体,以差异化战略为导向的消化期,黄金时代的背后困境中,行业正通过自身力量再建“护城河”。毕竟将价值回归产品本身,才是产业发展的第一动力。

任何一次产业的转型变革,都不是仅凭单一企业的一己之力便能有所成效。同行业者加强加深交流研讨、行业协会建立价格标准公约,打造产业健康的价格体系,维持企业持续盈利,增强产品创新研发投入,才能使国内岗石产业迎来光明。希望在国内岗石产业短暂的阵痛之后,我们能尽早看到再次腾飞的岗石“第二春”。

(应采访对象要求,本文中王山为化名。)

来源:石邦

贵州普通高等学校名单

西安空间科学与技术学院招聘

非人灵长类大动物兽医招聘